画渣小布吃枣药丸

一点樱桃启绛唇,两行碎玉喷阳春。
舞罢隔帘偷目送,不知谁是楚襄王。
  
只是襄王有意,神女无心。
   
小孟死了,某些为价值扭曲了人性的无良人终于笑了,因为火凤中最后最纯洁美好的事物总算消失了,而至此,火凤彻底地迈入争权夺利的黑暗世界。
   
小孟,自身的存在,就是那个疯狂的时代中最大的玩笑。宦官的身,女儿的心。小别胜新婚,他把对火哥最热烈的爱凝聚成最后的别。同样,他的结局对于他这样一个悲剧般的存在,其实也是一种无奈的解脱。
   
“作为一个畜牲,我活得太久了。”

非淡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

嘴里有刀  说破歌谣
千年恩怨  一笔勾销